云南民盟欢迎您!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学习园地 > 盟员文萃

日记物语

时间:2019/1/31 17:42:33|点击数:

写文章往往提起笔来不知如何下手,思路需要清晰,语言需要提炼,要考虑受众的感受。写日记则不同,随意而为,任性而作,除了一些名人日记要考虑印刷出版流传后世的,在其中必要玩弄技巧以外,很多籍籍无名的小人物,在日记里便得了写作的自由,或喜或忧或怒或骂,无论生命中的什么滋味,在这里总有属于自己的一隅。

不过有时候,即使在日记这一私人天地中,很多隐秘的真实的思想也不能或不敢展现,就算是面对自己,也不能那么坦然,不能毫不规避。也许是怕有朝一日突然地曝光。如果死前来得及付之一炬倒也干净,就怕遇到什么突发事件,来不及处理,就在世上留下了于己不利的痕迹,于是很多文字看上去与其认为是在说明什么,不如说是在掩盖什么。或许是,自己也并不能完全看清自己的面目,背地里也不敢正视真实的自己,如果去掉道德的约束,剥离所有的面具,认真审视自己,恐怕真实的自己会让自己都觉得可怕。

为了防止中途曝光,我把日记本锁在一个箱子里。为了确保箱子不被人打开,我把箱子仅有的一匹钥匙放在离箱子很远的一个不起眼的包里,自我感觉那是不会被人发现的所在。直到有一天,那个不起眼的包被当成垃圾扔了,为了拿出箱子里的东西,我只好用锤把锁砸开。本以为很坚固的那把锁几下就被砸开了。

箱子失去了锁,家里所有的家具都没有锁。箱子里存放的日记大有随时会被曝光的危险,我只好努力找寻另一个可以安放他们的地方。我把他们放在一个自认为安全的,不会引起人们兴趣的地方,既不能让人知道那里面放了什么,又不能让他们被当成废纸卖掉,于是我装作不经意又是很强调的口气说“这些资料很重要,不能丢。”我发现,一个人要存着什么秘密是件很累的事情,就像那个知道皇上长了驴耳朵的理发师那样,我在瞟见他们的时候心里都会“咯噔”一下。

把他们从这里搬到那里,整理的过程从来都是一个需要花时间的过程。这种整理并非只是位移的改变,而是内容的再一次被解读。只是那么随手一翻,就是一个停不下来的过程。总会坐下来,忘记周围,不顾一切地开始阅读,沉浸其中无法自拔。每一次的翻阅都是一次情感的重新历程,等于重活一次,重新检视自己一回,诞生很多新的体验、感受。过去的我和现在的我开始对话。

往事重现,然而并没有切肤之感,而是以旁观者心态心平气和地欣赏。就像孙悟空的元神跳到半空中,看着那个肉身在迷惑着别人,就像唐僧在凌云渡上了无底船后,看见水中漂下了一具尸体,悟空、八戒、沙僧都道“是你,是你!”原来要脱去六尘,方能登往彼岸。然而我做不到“金蝉脱壳”,我有时还是会心力交瘁,被过去的每一种境遇所陶醉。

如果不是有文字的记载,很多事情已经不存在显性的记忆中,而是被尘封在大脑的某一个隐蔽的角落,直到这些文字再次勾起那些细节。文字,是把过去的我从消失中拯救出来的工具,逝去的时光确凿无疑地存在过。从文字中渗透出来的当时的我有时让现在的我感到很惊讶,我原来曾经那么在意一些事情,我原来在经历那些事情的时候,“以物喜、以己悲”“宠辱俱惊”,充满了焦虑、忧愁、痛苦,欢喜的时候往往很少。欢喜可以和人分享,很快就过去了,轻快得不值一记。痛苦却是独自品尝,无处诉说,刻骨铭心,只有付诸文字。这些生命体验,尤其是那些负面情绪,都倾诉在日记中,而现在看来大多却是无关痛痒。

最初写日记,是从小学五年级开始。幼稚的文字、刻意斧凿的痕迹都在表明,起初写作的动机完全是为了完成老师布置的任务。第一本日记本是老师奖励的一个笔记本,除了文字以外,水彩笔画的边框和插图也可看出当时对这件事是很重视的。为了让自己坚持写作,很多时候都在没话找话。“今天看见了一只漂亮的小鸟”“今天和某某同学一起做作业”等等,看不出当时的我是个什么心情。直到翻到有一页,“这次居然考了第二名”“以后一定要努力、努力、努力”,后面是三个大大的惊叹号。现在的我很难体会那次考试“失败”的心情了,而那三个大大的惊叹号,却让现在的我心生一些惭愧。那时的我在真诚、勇敢地付出、争取,现在的我却太能甘于平凡甚至平庸,已经可以不太在意“失败”的滋味,对于很多事情看淡、看轻、麻木。我不知道自己算是进步了,还是退步了。

初中时候的日记,打开,掉出一片落叶。叶面已经枯焦,叶脉依然清晰,不知是带着哪个秋天的愁绪,不知是在哪里捡拾的,不知是随手还是郑重其事地被夹在其中。一些花瓣也纷纷掉落,当初夹在其中的时候还是鲜艳的颜色,如今干枯如同棕色的血迹。还有玻璃一般的糖纸,平平整整的,褶皱的纹理还在,但整体上却平整得没有一丝起伏,轻轻从纸页中滑落,没有一点声息。黑色美工笔画的漫画插图。水晶月特有的发型、水手衫、A型超短裙、腰带中间的心形装饰,而后是仕女、古代宫廷美女、聊斋小说里的美丽女鬼、红楼梦里的美女、现代的摩登职业女性纷纷登场,都是一样的尖下巴、大眼睛、细俏挺尖的鼻、小巧玲珑的嘴、闪着光泽的发,每一幅都画得很认真,准确说是临摹得很认真,每一笔都很专注,丝毫没有潦草的痕迹。老师、同学、学校里的那些事记了很多。最重要的是那个他悄然出现了,占了很多篇幅。没有名字,只是一个“他”,并且声称“永远也不会忘记”。如今看来只是一个眼神、一句话、一件小事,没来由的喜欢、胡乱的猜测、随时会散发的联想和随着毕业无疾而终的一场暗恋。而在当时又是多么折磨人的一个过程。

工作以后关于职场的感受,孩子出生以后,关于孩子的成长记录、家庭琐事。人生每一个阶段所记载的重心都不一样。

翻着翻着,我对自己心生一种感激之情。如果不是有这样的习惯,我的过去简直快成空白,现在,他们又活了。原来,我是这样走过的。当初的写作只是强迫自己培养一种习惯,之后的写作却是那些经历给自己提供了支撑,赋予了我表述的激情。过去的经历就像一个人的影子,不离不弃、终生相随。记日记最要紧的是,给自己提供一个机会,能和过去的生命感受进行交流,重返梦境,欣赏如歌如舞如罪如罚的生命之旅。

作者:刘红